客服热线 400-168-8855(24小时)  微博客服  微信客服 一麻袋登录
横空出世!全国首家“共享医院”来了 !2017年10月12日
从满大街的共享单车,到共享充电宝,再到共享雨伞、共享汽车……共享经济成为眼下的热词。

从满大街的共享单车,到共享充电宝,再到共享雨伞、共享汽车……共享经济成为眼下的热词。


马云曾说过:如果银行不改变,我们就改变银行。同银行被支付宝改变的处境一样,医院这个被认为是“最难以改变的领域”,也正面临着共享经济的冲击。


近日,浙江省卫计委批复同意了杭州江干全程国际Medical Mall的医疗资源共享模式,允许杭州全程健康医疗门诊部为入驻全程国际Medical Mall的其他医疗机构提供检验、病理、超声、医学影像、医技科室及药房、手术室等共享服务。

揭秘国内首家医疗商场Medical Mall


Medical Mall是什么?


说高大上一点叫健康医疗中心,说白了就是“医疗商场”,意思是一家由多个医疗机构“拼”起来的医院。


今年6月份,隶属邵逸夫医院的国内首家医疗商场Medical Mall闪亮登场,落户江干区的杭州大厦501城市生活广场9-22层。


由于杭州大厦501的地下1层至5层为购物区,Medical Mall将购物与医疗有机结合起来,在这种新模式下,消费者可先逛逛购物商场,再到楼上进行医疗服务消费,有效避免了传统医院过于沉闷的焦虑与恐惧。同时,借助购物商场的人流,Medical Mall也保证了患者的流量。



Medical Mall虽然是国内的新业态,但大家不要认为“购物+医疗”的模式会影响医疗水准,从楼层占比看,它仍将医疗放在首位。目前已有多家国内知名专科诊所入驻Medical Mall,包括张强医生集团下属的思俊外科诊所、唯儿诺儿科诊所以及口腔、医美等诊所,加上邵逸夫国际医疗中心,Medical Mall几乎囊括所有医疗科目,消费者可在一地实现多种医疗需求,省时又省力。


共享体现在哪里?


在医疗机构入驻Medical Mall的过程中,江干区卫计局发现了所有医疗机构都面临着许多共性问题,如面积不够、人员不足、医疗设备缺乏等。


为了解决这些问题,江干区卫计局汲取国际上Medical Mall有关的管理经验,向杭州市卫计委提出《关于设置全程国际Medical Mall试点的请示》,经浙江省卫计委批复同意,Medical Mall内设的医技科室、药房、手术室等医疗设施及服务,可供为后续入驻医疗机构共享,入驻医疗机构相应科室设置不做硬性要求。



也就是说,医疗诊所可以“拎包入驻”,检验、病理、超声、医学影像等医技科室及药房、手术室等统统可以采取共享模式,无需重金投入。


共享的基础医疗设施如何管理?


江干区卫计局按照包容审慎原则拟在监管上建议Medical Mall与入驻的医疗机构签订协议,明确医疗安全、医疗质量等相关的责、权、利;同时牵头成立各入驻医疗机构成员组成质量管理委员会,让共享的医疗资源更有安全保障。


共享医院也面临挑战


共享医院一推出,就有业内人士表示,一批优质医疗诊所像餐馆扎堆在一起,必然提高对消费者的吸引力,再加上成本的节省,对传统医院或将形成较大的冲击。 


经初步估算,2016年中国医疗分享市场交易额约为155亿元,比上年增长121%;按目前增速看,预计到2020年将超过600亿元。


共享医院蛋糕诱人,但并不好吃。


目前来看,医疗共享主要存在三大问题:一是多点执业政策落地困难;二是医保体系尚未打通,大部分医疗分享活动尚未纳入社会基本医疗保险体系,成为制约其发展的重要因素;三是政策法规亟待完善,现有的管理规定大多按照传统医疗机构的要求设置,在执业类型、资质审批、医疗规范和技术要求等方面的一些规定不适用于共享医疗新业态。


在行业早期的探索者、中国医生集团联盟秘书长董法廷看来,目前中国共享医疗为代表的医生集团正处于鱼龙混杂、良莠不齐的发展阶段。由于缺乏统一的规范和命名规则,业内对医生集团的数量统计没有具体数据。从现有的平台结构来看,有体制外的医生、体制内的医生,有些原来的互联网平台也叫医生集团,还有一些药商、药厂拉几名医生也是,甚至有“黄牛”参与其中。


类似共享单车风靡之后衍生出的单车停放、坏车处理等问题,被寄予改善公立医院就医难题的共享医疗,也面临模式、政策落地、利益分配等方面的难题。但是,不可否认的是,社会各界对共享医院的认可度在逐渐提升。